筆下文學

下載
字:
關燈 護眼
筆下文學 > 穿成那只九尾狐之后 > 第12章 自己走

第12章 自己走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少年抬起手臂的同時,帝辛忽然松開了緊緊抓著蘇暖的手。
  
  蘇暖認命地一眼閉。
  
  “三天!”
  
  沒有劍氣,少年伸出三根手指,干巴巴地說。
  
  帝辛很意外:她居然沒跑!
  
  蘇暖咬牙:我為啥不跑??。?!
  
  姜尚emmm:她不想離開!
  
  微子啟差點背過氣去:就特么差一點!
  
  眾臣滄桑點煙:城里套路深,俺要回農村?。?!
  
  “陛下,我與主人還有些未了之事?!?br />  
  蘇暖用腦袋蹭了蹭男人的手掌,聲音很輕,“我走以后,望陛下繼續韜光養晦,萬不可為美色所迷,耐心等太師回朝?!?br />  
  “三日而已,話這么多!”
  
  帝辛□□了兩下小狐貍脊背上柔軟的絨毛,松開了手掌。
  
  蘇暖跳下男人的膝蓋,轉過頭與他對視。
  
  “當心妲己!”
  
  一路小跑來到姜子牙身邊,蘇暖同樣乖巧地用頭蹭了蹭少年的衣擺,卻換來冷冰冰一句話。
  
  “自己走?!?br />  
  走出議事殿的瞬間,蘇暖很想回頭再看一眼王座上的男人。
  
  可她沒勇氣,真怕看一眼就走不掉了。
  
  她從來都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,理智清醒的人。
  
  她從來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只是偶爾犯下花癡,卻不是戀愛腦。
  
  她從來不會一條路走到黑,知道在哪里轉彎,并且絕不做虧本買賣。
  
  咬緊牙關沒有回頭,蘇暖告訴自己,活著比什么都重要。
  
  如果她回過頭,就能看見王座上那個男人后悔的樣子,就能看見少年轉身離開時男人眼中憤怒的小火苗,就能看見她跳過議事殿門檻時男人的手下意識地抓了一下禮服。
  
  一人一狐,兩道纖塵不染的身影,走在朝歌金碧輝煌的宮城里,顯得格格不入。
  
  迎面走來的宮人紛紛避讓,小聲嘀咕著陛下最寵愛的小狐貍怎么跟別人走了。
  
  聽到這則消息,每一處宮室里的女人都松了口氣,心中燃起希望。
  
  小狐貍精一走,陛下又是她們的陛下了。
  
  當然這些蘇暖都不知道。
  
  出了宮門,走在市井街道上,腳底下踩著爛菜葉子、豬油糊糊、碎瓜子皮,蘇暖好氣哦。
  
  某點男頻大長文里不是說修仙者都會飛的么,飛行法術是基礎好吧。
  
  姜子牙你好歹也是神仙故事里的小boss,飛一下裝個逼能死么。
  
  “這位公子……你沒事吧?!?br />  
  旁邊攤位賣包子的老伯探出頭來問了一句。
  
  “無妨?!?br />  
  少年抬手擦了下唇角,轉頭對老伯說:“會下雨,早回家?!?br />  
  老伯抬頭望天,艷陽高照,萬里無云,哪有半點要下雨的樣子。
  
  不過六月天娃娃的臉,誰說得準呢。
  
  再一想朝歌最近不太平,總出些奇奇怪怪的事,心中惦記家里八十歲生病的母親,老伯就真的甩賣了剩下的包子,推著獨輪車回家去了。
  
  他并不知道自己因此躲過了一場浩劫。
  
  蘇暖跟在少年身后聽他說要下雨還挺高興的。
  
  這幾日隨帝辛上朝,大臣們說的最多的就是朝歌的旱災,幾番求雨無效,龍王跟睡著了一樣。
  
  要是再不下雨恐怕要引發蝗災。
  
  到時候兩災并至,饑民鬧起來可就麻煩了。
  
  帝辛聽了表面上不動聲色,可蘇暖清楚他心里急,因為她差點被擼禿了頂。
  
  為保住頭頂那所剩無多的寶貝“頭發”,蘇暖走投無路又給帝辛出了個主意。
  
  讓人在龍王廟里挨著龍王雕像再塑一個人像金身,用朱砂在人像腦門上寫三個大字。
  
  ——蕭敬騰
  
  帝辛問她:“這誰?”
  
  蘇暖回答:“雨神?!?br />  
  帝辛不解又問:“雨神不是龍王么?”
  
  蘇暖干咳兩聲,“是……雨神是龍王,可他光拿錢不出活兒呀!我就是嚇唬嚇唬龍王他老人家,告訴他再不起來干活兒就有新的雨神了?!?br />  
  蕭敬騰啊,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。
  
  蘇暖邊想邊笑,那男人有時候挺精明,可中二起來跟自己也有一拼。
  
  她敢說,他就敢信。
  
  把商容那幫老頭子氣得胡子直抖,現在蕭敬騰的金身還在龍王廟里戳著呢。
  
  “笑什么?”
  
  踩著干巴巴根本不存在的尾音,蘇暖一個急停還是沒剎住閘,腦袋結結實實撞在了白衣少年腿上。
  
  這下力道不小,撞得少年身體一顫。
  
  下雨了?
  
  這怎么快!
  
  蘇暖揚起頭,碧空如洗。
  
  緊接著聽到“噗”的一聲,鮮紅血雨兜頭澆下來,視線里一片模糊。
  
  他他他吐血了??!
  
  還好此時已經走過鬧市區,這段偏僻小巷四下無人。
  
  姜尚一只手捂著嘴唇,另一只手扶著旁邊一棵大樹勉強算是沒趴下。
  
  沖破九天雷罩消耗了太多法力,剛才祭出那一劍光陰幾乎掏空家底,能干干凈凈走出王宮他自己都有些意外。
  
  鮮血順著少年的指縫滴滴答答往下落,蘇暖心里不忍,低頭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咬破,從上面扯下一塊布料想遞給少年擦嘴。
  
  “走開!臟!”
  
  少年又噴出一口血說。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下載
浙江快乐彩 历史数据 长投股票分析师 怎么炒白银 五分彩开奖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直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 澳门五分彩是正规的吗 哪些软件是真的能赚钱 什么是私募基金 浙江体彩大乐透11选5预测 重庆快乐农场走势图